不若若若

HP/Marvel/DC/Teenwolf/Sherlock/Merlin/SPN/古剑奇谭/陈伟霆/海贼王/死小

【盾冬】Alive - 一发完结

暖虐暖虐的

纪翌:

一生只做一件事,一生只爱一个人。


一发完结。


——————————


Bucky睁开眼睛,他眼前的世界蒙着一层淡淡的灰色。




他大脑中仍然残存着沉睡太久的沉闷感,他晃了晃脑袋,试图把大脑中的钝痛甩走。那层淡淡的灰色渐渐从瞳孔中散去,他眼中的世界一点点清晰起来。他意识到自己仍站在冷冻舱内,与他手腕相连的心跳监测器连接在冷冻舱的内壁上,数码显示屏上跳动着一个绿色的光点,随着他的心脏,快速而稳定地在显示屏上画出一排折线。




他把心跳监测器拽了下来,推开了冰冻舱的门,走出了冰冻舱。




“Rogers先生,早安。今天的天气真好,您不出去走走吗?”一个干净的女声从房间的角落里响了起来,带着电波的唦唦声。




Bucky吓了一跳,转身向女声传来的方向找去,他在天花板的角落里看见了一只隐藏起来的摄像头和扩声器。他盯着那只摄像头忘着,思怵着他是否应该走过去把它关掉。女人的声音再次响了起来,声音中带着些许惊讶,“Barnes先生,原来是您醒了吗?Rogers先生知道一定会非常高兴的。”




“你是谁?”Bucky问道,他的声音干涩嘶哑。他仍然盯着那只摄像头,但他想他也许该找些水喝。




“我叫Lucy。我是T’Challa陛下在位时开发的AI。”女声恢复了她最初的平静和礼貌,她耐心地询问道,“Barnes先生,我能帮您做些什么吗?”




Bucky没有回答,他向窗边走去。他没有穿鞋,赤裸的双脚踩在柔软的地毯上发出沙沙的响声。当他走到窗边时,他犹豫了一下,然后向外望去。他发现自己站在一栋临街建筑的二层,而他眼前的整个世界似乎都是灰色的。




灰色的水泥马路上没有一个行人,只有几辆废弃的汽车歪七扭八地丢弃在马路中央,垃圾和纸屑被风裹挟着打着转在街道上狼狈地被从这一侧吹到另一侧。一张宣传单被风吹来狠狠地贴在玻璃窗上,Bucky吓了一跳,他退后了几步。等到他反应过来,只来得及看清宣传单的最后几个字“瓦坎达十万平方公里光伏发电厂”,宣传单就再次被风凶狠地吹走并撕裂成了两半。




几滴水珠落在玻璃窗上,继而更多的水珠落了下来,打在玻璃窗上,发出了噼噼啪啪的声音。




Bucky抬起头来,向空中望去。他发现了世界是灰色的原因,厚厚的深灰色云层笼罩在天空中,遮住了整个世界。昏暗的阳光费力地从云层间挤过来已筋疲力尽,有气无力地落在地面的万物上。




要下雨了。Bucky想,Steve有没有记得把晒在外面的衣服收进来?




回忆开始一点点冲进他的脑海,像一颗颗不完整的拼图碎片。他渐渐想起了残存在他脑海里最后的画面,他扣紧Tony盔甲能量源的十指,用盾牌挡住了Tony激光炮的Steve,清理他左臂断裂处的白上衣工程师,Steve和Black Panther一同站在冷冻舱外看着他,然后冷冻舱的门关上了,他记得他最后看见的是Steve隔着冷冻舱门望着他的眼睛。




Steve。Steve在哪儿?




Bucky急切起来,他小跑着在房间里寻找起来。除了墙壁边缘些许变黄,这房间与他记忆中并没有太大差别,墙壁上依然挂着那些瓦坎达风情的装饰品,处理他左臂线路的工作台仍然如他记忆中的位置般放在房间的角落。房间整洁干净,没有沾染上一丝灰尘。这一切就像他只是去睡了个午觉而已,而这个午觉短到时光还没来及让世界发生一丝一毫的变化。




Bucky向着工作台走去,那上面堆着很多东西。他在一堆层层叠叠堆在一起的硬皮书中抽了一本,他发现它的名字叫做《农作物的生长与防护》,在“主要农作物的日照需要”那一章被折起了一个小小的角。




Bucky在硬皮书的一侧看到一只小小的相框,他把它拿了起来,里面放着一张他和Steve的合影。那合影是二战时期的,边角已经蜷曲的不成样子了,他和Steve不知在聊着什么,笑的很开心。这一定是Steve从史密森尼博物馆要来的。




Bucky没有意识到,他的嘴角微微地翘了起来。他想,他们那时似乎在聊某个舞会上某个穿着长裙子的姑娘。




这让Bucky的心情很好。他继续翻找着工作台上的东西,他发现Steve——或者是Black Panther的某个手下在工作台的右侧搭了一只褐色的架子,架子很高,上面整整齐齐地码着几百盘录像带,堆得整面墙都是。这种老式的录像带一看就是Steve的杰作,Bucky笑了起来。他用手指顺着录像带的背脊一路滑下来,阅读着上面的文字——




2048年,2058年,2068年,2078年……刚开始很规律,每隔10年就有一只录像带,到后来就更频繁了,每一年都会有几只录像带,甚至有几只录像带标着同一个日期。




啊,我睡了这么久吗?Bucky心想,他笑了起来,Steve都改行做摄影师了。




Bucky随便拿起一盘,推进了播放机中。他拿起旁边的遥控器,他真庆幸自己还知道这么古董的播放机的使用方法。




Steve的脸很快出现在了显示器上。Steve的脸就像他记忆中的那么年轻,他脸上的伤痕完全消退了。显示器里的阳光很好,Steve似乎坐在一个海滩的太阳伞下,Bucky能听见海浪涌上海滩的声音和Sam同Clint在一旁吵嘴的声音。镜头调整了几个位置,似乎Steve终于找到了一个满意的角度,他对着镜头晃了晃手里的酒杯,“嘿,Bucky,今天是Sam的生日——”Sam在Steve把话说完前挤进了镜头中,他大笑着露出了一排白色的牙齿,“老冰棍,虽然你不在这儿,但是我知道你祝我生日快乐!”




Bucky笑着把这卷带子退了出来,他换了一盘,这卷带子上的日期比刚才那卷晚了好几十年。播放机照旧在开头发出了两个咔咔的声音,然后Steve出现在了镜头里。那天似乎也在下雨,Steve躺在一只躺椅上,把穿着皮鞋的脚伸进了淅淅沥沥的雨水中,很快褐色的皮鞋就变的湿漉漉的了。那天似乎Steve心情很好,他一直哼着一只曲子。Bucky总觉得这地方他在哪里去过,这曲子他在哪里听到过,但又无法肯定。




他又换了一盘,这次的这卷距刚才那卷并没有隔太长时间。他等待着Steve的脸出现在镜头中,但过了一会儿,他自己的脸出现在了镜头里。Bucky吓了一跳,想去按暂停键检查带子的真伪。但在他按下暂停键前,Steve又回到了镜头中。




Bucky这才发现录影带里的自己躺在冷冻舱内,镜头由近至远,最后空空荡荡的房间里只剩下了那只孤零零的冷冻舱和Steve。Bucky想,这只录影带一定是Lucy拍的。他看见Steve的双手插在裤兜里,他一直望着冷冻舱里的自己发呆。Steve这样站了足足二十分钟,一动都没有动过,Bucky想他也许该换卷带子,但他只是望着屏幕上盯着自己的Steve。




然后Steve突然像冷冻舱走了过去,他的手仍然插在裤兜里。他侧过身把耳朵贴在了冷冻舱的舱门上,他闭着眼睛嘴唇微微颤动,数着数字,就好像他能隔着舱门听见Bucky的心跳一样。就像他能听见一样。




Bucky的心脏猛烈地跳动了起来。他的心脏就像被一只手紧紧地攥住,又迅速地放开了。他想见到Steve Rogers,他从未如此清楚地意识到,他想念Steve Rogers,就好像他睡着大脑停止思考的那些日子里,他的心脏依然没有停止思念Steve一样。




Steve在哪儿?




他重新跑起来,跑出了他所在的房间,开始一扇一扇打开房门查看着。




Lucy的声音出现在过道中,沿着他跑过的通道一路追上了他,问道,“Barnes先生,您在找什么?我可以帮到您吗?”




“我在找Steve。”Bucky一边跑着,一边说道。




“您在找Rogers先生吗?”Lucy回答道,“在通道尽头的左侧房间,每天有日照的这段时间,Rogers先生通常都呆在那个房间。”




Bucky没有回答,他的心脏跳的很快,几乎快要从喉咙里跳出来了。




他跑到了Lucy所说的那个房间门口,他站在门口调整着自己的呼吸,然后他拉开了房间的门。




好亮。好刺眼的光。Bucky不由自主地抬起右臂遮了遮自己的眼睛,他意识到自己呆在灰色的房间里太久了,他眯起眼睛好适应房间里的光线。他渐渐能看清房间的轮廓,一整面的外墙被打穿了,阳光从外面斜逸进来,墙壁的四周还加装了采光装置。在灰白色的地板上有一小块褐色的土地,土地旁摆着一只沙发和一只茶杯,一个男人正坐在沙发上。




Bucky向着沙发上的男人走了过去,他的嗓子像被丝线勒紧了一样说不出话来。


但他仍然向着男人走了过去,他拍了拍男人的肩膀,“Steve。”




男人回过头来,Bucky惊讶地长大了嘴,说不出话来。




“你好,孩子。”Steve微笑着说。




Steve的脸和Bucky记忆中的脸一点都不一样,甚至和他刚才在录像带中看见的脸也不一样。Steve收在棒球帽下的头发已经完全花白了,额头上刻着几道深深的皱纹,笑起来眼角有一些深重的纹路。他的胡须仍像年轻时那样刮得干干净净,他的下巴仍然像年轻时一样轮廓分明棱角有力,但是他厚实的嘴唇已经从Bucky记忆中的润红色变成了陈旧的暗红色。




“你是Steve Rogers吗?”他问道。




“我真高兴现在还有人能够认出我。孩子,坐下,坐下。”Steve说,他把手里的杯子递给Bucky,并在杯子里续了满满一杯热茶。窗外的雨越下越大,从没有墙壁的室外落进来,有少许几滴飘落在Bucky的脸上。Steve笑了起来,“我很惊讶,我以为地球早就已经没有其他人了。”




“我不明白,Steve,我不明白发生了什么。”Bucky说。




“外空基地终于派人回地球来考察生存环境了吗?”Steve说,他指了指窗外灰蒙蒙的云层,“你瞧,现在这里的环境也许还不适合生命生存呢。所有人都已经搬走了。”




“那你为什么还在这里?”Bucky问。




Steve愣了一下,然后他笑了起来,“我在等一个人。孩子,我在等一个人。”




——————————




我想这个故事已经离你很遥远很遥远了,那至少是四百年前发生的故事了。我想那也许是你爷爷的爷爷的时代。我们的政府被侵蚀和挑拨,发动了面向俄罗斯和中国的战争,情况愈演愈烈,直至最后几个超级大国之间动用了核弹,对大气层造成了不可挽回的伤害。核爆烟尘遮住了整个天空,每天只有太阳最盛的两个小时,才会有阳光。你瞧,已经过了四百年,这天空还是这个样子。




没有阳光,植物就无法生长,也就没有新的粮食。地球上的粮食储备很快就不在够用了,于是又爆发了更激烈的战争。在那个时代,人和人的战争是如此激烈,走到哪个角落,你都能在身边看到人们为了食物以命相搏……战争如此之多,复仇者们终于明白,面对外星入侵者我们可以团结一致,但当我们的地球被毁掉时,我们却无能无力。




斯塔克集团停止了其他所有正在进行的业务,派重兵把守着航天实验室,终于在地球人口降低到近一个世纪最低点时,我们用惨重的代价找到了将人类迁移到外空基地的办法。我们争吵,我们战斗,但我们都同意,在更靠近太阳的地方,人类才能保存最后的火种。尽管没有人愿意这样做,我们却不得不承认,我们必须要放弃地球了。




但是,没有什么技术是完美的。尽管那时候人类的数量已经少之又少了,我们也无法把所有人类送上太空。




于是,我和我的朋友Bucky Barnes留在了这里。战争影响了大脑技术的研究,不成熟的研究带来了副作用,Bucky一直没有醒过来,没有人知道Bucky什么时候会醒过来。我不能把昏迷的Bucky送上航天飞船,我不能把另一个才八岁大的孩子从活下来的希望上赶下来,我想,如果是Bucky来做这个决定,他一定也会这样做的。于是我们留了下来。




我的朋友,Black Panther……他们尽可能地留给了我们所有东西,远远超出了当时的需要。瓦坎达的光伏电厂,以前能供应整个国家的电流,现在却只能用每天两个小时的阳光供应这个基地的运转。但好在已经能支持Bucky冷冻舱的需要了。




孩子,你知道吗,他们甚至留给了我一只新的冷冻舱,他们告诉我,当我睡着的时候我的身体几乎不会有任何消耗,我也不会变老。也许我们可以坚持到他们重新回到地球的那一天。




于是我们留了下来。这就是我的故事。




————————————




Bucky觉得口干舌燥,一时似乎有千百个问题堵在嗓子口,话将出口时,却一句也说不出来。他看着Steve,Steve正望着窗外的雨水,他伸出来手,让雨水一滴一滴地落在他的手心里。他转过头对着Bucky笑了一下,“以前雨水落在皮肤上就会撩起一个水泡。”




“你是唯一一个留下来的人吗?”Bucky问道。




“当然不是。还有一些自愿留在地球并承诺不生育下一代的人也留了下来。”Steve说,他的视线望着空中的某一个点,但Bucky并不知道那里是什么,“我的朋友,Sam Wilson、Natasha Romanoff……他们也一起留在了这里。他们已经离不开这个地球了。他们和这地球上的最后一代人一起活到了最后,我想,他们一定很高兴,他们知道他们守护着地球直至最后一刻。”




“然后你一个人留在了这里。”




“是的。”Steve微笑着回答道,“我看着他们一个一个衰老,离开,而我似乎是这世界上唯一一个不会老去的人。然后我一个人在这里呆了几百年,直到我终于老了。”




他们一起沉默了一会儿。Bucky不知道自己在想什么,他左肩的伤口似乎被撕裂了,风从空荡荡的外壁吹进来又灌入了他左臂的伤口,让他从左肩一直阵痛到与心脏相连的位置。他看着Steve,他以前似乎从来没有想象过Steve满头白发是什么样子,就好像他心中认定了Steve不会衰老一样。他忘记了Steve,但在他终于想起他来的时候,Steve已经衰老了。而现在他成为了这世界上似乎唯一一个不会老去的人。




“你说Black Panther给你留下了一个另一个冰冻舱?”




Steve看了他一眼,说,“Sam他们去世后,我给冰冻舱设置的时间是十年。每十年我就会苏醒一次,好查看Bucky是不是醒过来了。每次我醒来的时候就会拍一些录像带,我想在Bucky醒过来的时候,我可以告诉Bucky,在他睡着的时候世界是什么样子的。我睡了很多次,也醒了很多次,多到我自己都数不清了。但是每一次醒来时,我都比上一次更担心。我知道自己在渐渐变得衰老,但是如果Bucky醒来的时候,这个世界还是这样该怎么办?”




“如果Bucky醒来的时候,我已经死了,但这个世界还是这样该怎么办?”Steve说。




“我拍摄再多的录像带,记录下来的都只是过去,不是未来。可是Bucky还活着,虽然我不知道什么时候会发生,但我相信Bucky一定会醒来。”Steve说,“我一直在等,但是我不想再沉睡下去了。我不想让Bucky醒来的时候发现他必须因物资消耗殆尽而不得不等着死亡降临,我不想让Bucky醒来的时候看见整个世界都是灰色的。Bucky还活着,我不想让Bucky失去希望。”




“我一直很后悔。为什么我没有让他再多看看这个世界,为什么我没有和他再多相处一段时间,为什么我没有意识到能重新找回Bucky就已经是一个奇迹了。我当时在忙着什么?现在我有大把大把的时间,却只能等待着他醒来。”Steve说,他的声音里带着一种经年累积的成熟和疲惫。




“可是你为他创造了一个更好的世界。”




Steve看上去已经非常疲惫了,“我只是很遗憾,这个世界仍不够好。”




“你一定很爱他,才会等了他这么久。”Bucky说。




Steve迟疑了一会儿,他似乎在思怵着他是不是把这句话说出口。他蓝色的眼睛看着Bucky的双眼,他直接而坚定地看着他,Bucky仿佛能从这双蓝色的眼睛里看到那个8岁的豆芽菜、25岁的美国队长、97岁搀扶着他走出门去的Steve Rogers。




“很久。”Steve说,“久到有时候我都忘了我爱着的那个人的样子,只记得我爱他。”




————————————




Steve坐在沙发上睡着了,Bucky在Steve的腿上盖上了一条毛毯。




他想Steve也许会睡很久,Steve也许会做一个很长的梦。很长很长,他或许会出现在Steve的梦里。




街道上的雨越下越大,雨点打在马路上发出连绵的敲击声,Bucky能够闻到雨水溅到泥土上激起的土壤的味道。天色已经渐渐暗了下来,阳光的界限从沙发周围退回到了那片土壤的边缘。墙壁四周的采光灯被自动打开了,温暖的橙黄色灯光落在那片褐色的土壤上。




Lucy的声音再次响起,“Barnes先生,我想Rogers先生一定会很高兴您在有阳光的时候醒来。”




Bucky没有回答。他站起身来,走到那片土壤的边缘。他单膝跪在那里,抓起了一捧泥土,放在鼻子下闻着泥土的味道。他凝视着这块褐色的土地。




Bucky觉得他能看见,他能看见Steve穿着短袖T-shirt和牛仔裤。Steve那时还很年轻,棱角分明的下巴很好看。Steve满头大汗地推来一辆手推车,用铲子认真地把土壤一铲子一铲子地铲到他圈起来的土基上。他能看见Steve把一只老式的录像机放在一旁的椅子上,Steve抬起头来对着录像机微笑,他对着镜头喊道,“Bucky,看到了吗?等你醒来的时候,我们就能吃上自己种的粮食了。这个地球最终还是回到我们熟悉的那个样子。”




他把那捧泥土放回到土壤里,他准备站起来的时候突然看到土壤中一粒小小的突起。Bucky重新蹲了回去,他不确信他已经多久没见过这样的东西了,但他确认它是真实存在在那儿的。他小心翼翼地用手触碰着那粒小小的突起,还不如他的一节指节长,从泥土中钻出的一片柔软的脆弱的嫩芽。绿色的,活着的,坚强地向上生长着。




一阵汹涌的感情在Bucky的胸膛中沸腾着,他确信一些温热的液体滑过他的脸颊,随着那些雨点一起掉落在土壤上。Steve曾经是他唯一的希望,是让他在经历了所有的那些命运后仍选择活下去的唯一理由。然而现在,Steve又为他找到了一个新的理由。Bucky能看见,Steve一直在对他招手,活下去,Bucky,活下去。




Bucky能看见。




Steve,你瞧啊,你已经创造了一个更好的世界了。Bucky想。




Steve,你瞧啊。

评论

热度(800)

  1. 苜蓿纪翌 转载了此文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