不若若若

HP/Marvel/DC/Teenwolf/Sherlock/Merlin/SPN/古剑奇谭/陈伟霆/海贼王/死小

【盾冬】天亮之前 - 一发完结

纪翌:

看完零点后就一直处在患得患失的心情中,实在憋不住了,所以干脆先治愈自己一发。

接队3结尾,还没有观影的同学们慎入。

黑豹视角。


饿了吧唧姑娘的评论戳碎我了,眼睛闭和眼睛睁,看到的都是Steve。当Bucky再睁开的眼睛的时候大概是这样的心情,Steve,我是不是只睡了一会儿?我睡着的时间太短,你都没来得及走。

--------

1.
他每个月都会来一次,有时候是跟Sam一起来,有时候就只有他一个人来。

我并不是总在,最初他来到的时候会窘迫地给我打电话,请工作人员把他放进去。后来我就再也没有接过那样的电话,我想大抵工作人员也厌烦了,总是看见他站在门外,腼腆地隔着玻璃门对他们招手,仿佛他被人撞破了正在做一件多么令人害羞的事情。

除了那只透明实验舱,只要他接近那只透明实验舱,就会即可严肃下来。

我只要看见那个房间的灯亮着,我就知道他又来了。他坐在那个房间里,那只实验舱的对面,一个人盯着实验舱发呆。房间里只有制冷器工作的声音和心电图跳动的声音。

只有一次,他跑过两幢大厦的通道找到我,他很紧张地问我,“Bucky的心电图怎么不跳了?”

“在跳。只是速率会慢下来,帮助他延缓衰老。”我回答道,我们一起等在原地直到三分钟后心电图上出现了下一个波动,“这种速率说明他已经进入了深度睡眠,现在他不会痛了。”

“嘿,Bucky,你听见了吗?”他把手揣在兜里,仿佛他根本不在乎的样子,他离玻璃很近,近到他能看见实验舱里的人的汗毛,然后他说,“我真高兴,现在你没有那么痛了。”

2.
他有时候会带一些奇奇怪怪的东西去看Bucky,他对他叨唠几十年的往事,窗外的阳光斜逸进来,他整个整个下午的坐在那儿,直到阳光变成了陈旧的昏黄色。

Steve带来的最奇怪的东西是一只留声机,他甚至还像变戏法一样从兜里拿出一张黑胶光碟。我想我只在我爸爸的收藏室里见过那东西。

他把那留声机放在Bucky对面,把又涩又卡的读片针按下去。一阵磁条被读取的卡拉卡拉声,然后是一个带着磁性的女声,唱着,“城里有家小酒馆,小酒馆,我的挚爱坐在那儿,坐在那儿。”

“这是什么?”我问道。

“这是四十年代的一首歌,叫《城里有家小酒馆》。”他说,他歪着脑袋闭上眼睛听着悠扬的女声在柜子前流过,然后他对我说,“这是Natasha送我的,以前我和Bucky听过。”

“你真的觉得这样有用吗?”我说,“他可能什么也听不见。”

“谁知道呢。”Steve回答,“Bucky总说他脑子里有很多声音,如果我们把他想听见的这些声音放进去,说不定能把那些他不想听见的声音挤掉。”

他满怀信心地看着实验舱里的人,他的眼睛温柔地像一块钢铁被融化了,他长久地长久地盯着实验舱里的人,仿佛他只要盯着他,Bucky就会睁开眼睛看看他一样。

我摇了摇头,“那你为什么不留下他呢?如果你想告诉他这些。”

“我当然可以把他留下,如果我说了,他一定会这样做。”Steve笑了,他这样笃定地说。然后他重新看着柜子里的人,他的笑容渐渐消失了,“但是如果我强迫他留下来,我跟强迫他走进去的人有什么区别?这是Bucky自己的决定。Bucky已经被别人掌控了太久了,这不是九头蛇或我为他做的决定,这是Bucky自己做的决定。”

“你们几乎和全世界都决裂了,而你只能看着他再把自己冻起来。”

“你看见他做这个决定时的眼睛了吗?他很轻松。”Steve轻轻摇了摇头,然后他看向我,他的嘴角渐渐漾出了一个笑容,“而对我而言,他还活着,他很安全。这已经足够好了。”

3.
有一天Steve走到我的办公室,他端着一杯咖啡,用手敲击着桌子,沉默不语地坐了很久。每次我抬起头看他,他就露出一个有点尴尬的笑容。等我终于处理完一大堆文件,我终于忍不住了,抬起头问他,“你有什么事情?制作新盾牌的振金还没到。”

“不,不是这个。”Steve吞吞吐吐地说,“Bucky脸上有点东西,我能不能把它拿掉?”

“什么东西?哪里有?”我狐疑地问道,打开了监控录像。Bucky仍然安静地站在实验舱中,他没有任何表情,安静的面孔上凝结了一层白色的冰晶。我把监控镜头聚焦在他的脸上,将他的脸拉近,仔细地在他的脸上寻找着,我几乎能看见他脸上的每一个毛孔。

“我怎么没——”我疑惑地说,然后我看见了Steve所指的那个,落在Bucky鼻尖上的一根碎头发。我抬起头看着Steve,“这个需要拿掉吗?”

“它在Bucky鼻子上。他醒来时只要吸一口气就会把它吸进去。那可不太舒服。”Steve突然变得理直气壮了起来,他认真地向我要求道。

我叹了口气,用手指捏着我的太阳穴,“就算我打开实验舱,他也不会苏醒过来。你只有一分钟的时间,我就得重新关闭实验舱。”

我看着Steve。而他也看着我,就像我在允诺他一份丰厚的礼物。

“好吧。”我最终败下阵来。

我在他面前拉开了实验舱的门,Bucky脸上的细小冰晶在空气的对流中迅速消失。我回头想问Steve是不是需要我把Bucky脸上的碎发拿掉,但扭过头时发现他已经站在我身后了,我便退到一边,把这位置让出来。

他轻轻用手指把Bucky鼻翼上粘着的那条碎发碾掉,然后他把Bucky脸颊两侧落下的头发用手指理顺,别在耳后。他甚至把Bucky左肩白背心微微扭曲的肩带理顺了,然后他开始望着Bucky的脸孔发呆。

“Steve,时间要到了。”我说。

我以为他或许会恳求我再多给他一些时间,但是Steve只是用手掌捧住了Bucky的脸,他用指尖不停地摩挲他的脸孔和嘴角,就好像那是他最珍惜的珍宝。然后他退了回来,他长长地出了一口气,扭过头对我说,“好了,关上吧。”

我对着等候在一旁得工作人员点了点头,他们再次向实验舱走去。Steve看着工作人员重新关上舱门,说,“他做了一个非常勇敢的决定,不是吗?”

“是的。”我由衷地回答道,“你也是。”

4.
我知道美国队长的身体里有血清,我知道他的身体比普通人强壮四倍,但也我知道,这意味着他并不是永生,他的寿命仅仅是普通人的四倍而已。

我一直在想,若是我们在他变成一个老人前还没有找到能让Bucky彻底摆脱洗脑控制的方法,Steve是否就得一日一日这样地看着他,直到某天Steve某天坐在摇椅里自己也永远的睡过去。

当然这跟我没什么关系,那个时候我早就已经见到了我的父亲,恐怕连我的儿子都已经升上了天堂。我只是觉得对任何人来说这都是一场漫长的历程,就像身在黑夜中一直等待着,却永远不知道什么时候天亮。

但我是一个愿意看着别人好过一点儿的人,所以我一直推动实验室尽快找到一种方法,能把冬兵从那只窄小的实验舱里释放出来。

那次Steve来看冬兵的时候,我对他说,“我们找到一种方法……”

“让他不再受到洗脑的影响吗?”他喜出望外地问我。

“呃,不是。”我尴尬地回答,“但是能把他大脑里的所有记忆都彻底地洗掉,这样他就不会再受到过去的影响。不过,是所有的记忆。”

“别用九头蛇那套。”他白了我一眼,干净利落地打断我。

“好吧。”我迅速回答道,但我想了想,又重新发问,“但是如果他失去了所有的记忆,不仅不会再受到九头蛇的影响,也会忘记他执行任务的那些记忆。他可能从此变成一个普通人,远离纷争。”

Steve惊讶地看了我一眼,似乎他从没考虑过这种可能性。

“但是他也会忘记你,你能接受吗?”我试探地问道。

“能吧。”Steve沉默了很久,开了口。然后他说,“但是Bucky不会这么做。他选择走进这里并不是为了逃避那些记忆,他是想要承担过去遗留给他的,尽管这些过去并不是由他选择的。他16岁时就是这样,很痛苦,但他不会想逃避。”

他笃定地说,“而且他知道,我一直陪着他。”

5.
不过我们还是成功了,在冬兵走进实验舱的第四年零六个月,我们在神经元的反射上获得了突破性进展。

我给Steve打电话,通知了他这个好消息。Steve问我,“有把握吗?”

“七成把握。但没有在Bucky身上临床试验前,谁都不能说有百分之百的可能性。”我说,“但我有信心,我们的准备已经很充分了。”

七成把握对Steve和Bucky来说已经是个值得尝试的数字了。Steve问我,“什么时候可以开始?”

“明天早上,等你的飞机赶到。”我说。

“不,我今天晚上就会到。”他说。

五个小时后,手表的时针已经指向了凌晨五点,当穿着白大卦的工作人员正在对实验舱做最后的检查时,我在实验舱外看见了Steve。他穿着合身的黑色西装,手里甚至还拿着一束花。他的皮鞋轻轻敲击着地面,他看上去很紧张,就像大学时在舞会外等着心上人的年轻小伙子。

我玩味地看了他一眼。

“哦,我只来得及找到这套衣服。”他局促不安地说。

“国王殿下,实验舱已经准备好了,可以开启了。”工作人员对我说,他准备去拉开实验舱的门。

我对他摆了摆手,于是所有的工作人员都退到了身后。我向Steve摊开了手,“去吧。”

Steve对我露出了一个感激的笑容,然后他郑重地走到了实验舱面前,他甚至紧张地舔了舔自己的嘴唇。Steve深吸了一口气,他走到实验舱面前,拉开了实验舱的门。

冬兵身上的冰霜已经消退了,因此并没有太多白雾涌出来。他面色红润,看上去像是睡了一个长长的觉。最初他没有反应,他仍然闭着眼睛安静地站着,以致我甚至开始怀疑是不是解冻的哪个步骤发生了错误。Steve的表情看上去更不安了。

然后Bucky的睫毛抖动了一下,有一些细小的冰碴落下来,接着他身上的最后一层冰碴彻底掉落了下来。Bucky的眼皮颤动了起来。

我看向Steve,他仍然镇定地等待着,但他的眼中涌过很多种颜色。

太阳出来了,一缕早晨的阳光从窗户外照射进来,落在Steve和Bucky身上,这光线是金黄色的,微弱但清晰可见。

Bucky睁开了眼睛,他看着Steve,“好久不见,Steve。”

Steve笑了,他说,“好久不见,Bucky。”

天亮了。




评论

热度(1902)

  1. 柳临渊纪翌 转载了此文字
    啊啊啊啊啊我的心!!!!