不若若若

HP/Marvel/DC/Teenwolf/Sherlock/Merlin/SPN/古剑奇谭/陈伟霆/海贼王/死小

[翻译][冷闪]Sleeping Barry(睡美人梗,纯糖)

坷垃侠:


一只酥皮在爬墙:



TitleSleeping Barry 




Author: Captain_Giggles  




Translator: Alfysa




Rating: Teen And Up Audiences




Pairings: Leonard Snart/Barry Allen




Linkhttp://archiveofourown.org/works/7028770




 摘要:




一个有着童话般能力的新超能者给予了Barry睡美人的诅咒。闪电侠小队能够更简单地将他唤醒,只要他们知道Barry私底下爱恋的对象到底是谁。




作者的话:




那个超能力者只是一个渠道,所以我没有深度挖掘她。另外,我不擅长写打斗场面。




我真的很想参考《公主新娘》,但却没能写出来。你知道的,"Wuv, Twue Wuv"还有那些爵士乐【译者:这个没看懂,应该是电影里的梗?】




我不准备打上dubcon【一方同意,一方不同意】的tag,但应该告诉你们Barry在昏迷时被吻了很多次。




结尾部分有个小彩蛋~




译者的话:




送给 @暗子 小姐的生贺【小姐小姐我爱你!!




同样也是六一儿童节的贺礼。




其实标题我是想翻成“睡巴里”的……【但画风很迷,我放弃了




彩蛋激萌,一定要看!!!




-----------------------




“让我把这个搞搞清楚。死因是一个毒苹果?”Joe问道,往后退了一步增大他与深红色水果的距离。




“是的,但这很奇怪。”Barry翻了翻桌上的文件,寻找放有苹果检验报告的文件夹。实验室里这两人正在讨论最近的一桩疑似蓄意谋杀的案件。三天前,中城公共图书馆的馆长自午休后就没再出现。同事们有点担心,去查看了她,结果在休息室的楼梯上发现了她的尸体。一开始他们以为这个女人是被呛死的,进一步调查却显露出不寻常的疑点,所以CCPD进行了一些检查。




“那个苹果不是被下了毒,它就是毒药。”




“你想表达什么,Barr?”




“我是在说,”他指了指那个看似无辜的苹果,“那个根本不是苹果。它的每一部分,最基本的构成,都是毒药。它只是看起来像一个水果罢了。”




“这怎么可能?你觉得是有人在生产这种东西,还是一个新的超能力者?”




Barry坐回椅子,叹了口气。他盯着那个毒苹果一分多钟,扫量着它完美的形状与颜色。除去被咬过的那一口以及放了几天外,它看上去仍旧十分新鲜。“我不知道,Joe,Bette可以只靠触摸把东西转换成炸弹,所以把东西转换成毒药也是有可能的。现在下定论还太早。你和Eddie应该询问下图书馆,看看有没有什么可疑人物。也许你能找到这东西从哪儿来的,谁有机会接触到。”




-----------------------




一周后,Barry被Joe从S.T.A.R Labs叫出去跟进白雪公主的案子。另一个图书管理员也停止来工作了,Joe和Eddie去核查这件事。那个女人仍然活着,但她变得十分歇斯底里,并被堵在自己的公寓里。当他们终于找到方法闯进去,那个女人的头发在一夜间长了20英尺。她因为头发的重量而无法过多移动,即使她想剪掉也会立刻长回来。




“好吧,这肯定是一个新的超能力者干的。”Cisco笑着说,牙齿咬着橡皮糖。




“但他们的能力是什么?第一次是苹果,现在是不正常的长头发?这些听上去像是童话故事。”Caitlim说道。




“哇,伙计。一个能让童话故事成真的超能力者?这太酷了!”Barry和Caitlin瞪着他。“或许可以是,如果他们,你知道,用它做好事?我要去想一个绝棒的名字。”Cisco忽视他身边两位的表情。




“Joe说他和Eddie准备去图书馆并询问周围。他们认为有线索了。最后一位受害者,呃,Rapunzel,提到她的一位同事,Abigail Wright,自从最近被拒绝晋升后表现的很奇怪。她能接触的休息室的水果和这个女人的头发。”Barry穿上了闪电侠衣服。“我准备过去,以防万一事情变糟了。”




“这听上去是个好主意,但小心点Barry。童话故事——甚至是迪士尼的那些——也很危险。”




Caitlin看着显示屏幕上他的生命体征警告道。




“你们不用担心,一个图书管理员能有多难搞定?”




-----------------------




事实证明一个图书管理员还是挺难搞定的,Flash到达的时候,那个超能者,一个近二十岁左右的小女孩,已经出手了。人们慌忙的逃离Abigail挥动时手中的……一根亮粉色的魔法棒??认真的吗?




“巴啦啦能量!” 她咯咯咯的笑起来,向Joe发出一道光波。警探立刻躲在他的警车后面,下一秒警车就变成了一个巨型南瓜。




“呃…大伙你们看到这个了吗?”Barry通过通讯器询问道。




“嗯我看到了,她看上去只有5英尺。你允许攻击一个那么小的女孩吗?”




“去拿那个魔杖Barry。她似乎是通过用魔杖来散发能量。”




”对,魔杖。知道了。“极速者先前往Joe那里,躲在南瓜后面。”Joe,我们必须把魔杖从她那里拿走走走……你为什么捧着一只青蛙?”




“Eddie.”




“啊?”




“这只青蛙是Eddie。Abigail击中他了。”




“噢,呃…也许我们可以待会解决这件事?”




那只青蛙——Eddie——发出了不满的呱呱声。




“好嘞。”Barry转向对街的鞋店。“马上回来。”他冲向那家店里,抓起一个空的鞋盒。用他的神速戳了几个洞,瞬间返回到了南瓜那里。他把Eddie放到盒子里,关上它并轻轻放到地上。Iris看到这个可不会太高兴。




同时,Abigail正忙着把更多的车变成南瓜,给物体带来生命,她看上去对这场肆虐很满意。




“我准备去拿走那根魔杖,掩护我?”




Joe点点头。“当然,只是别被这些豆子砸中了。”




Flash跃到后方的战场准备着。Abigail马上注意到了他并准备用一大波豆子袭击,而每一次都没砸中。Flash又一次的躲过了,她生气的跺跺脚。他靠得越近,越难躲过这些咒语。他们僵持了一会儿,Barry很难再靠近,而超能者无法击中他。最终她一定是感到厌烦了,因为她停止攻击他并把手臂高举过头。




刚开始,Barry向前冲去却撞在一堵魔法墙上。超能者看着减速的他得意洋洋地笑了,他的四肢仿佛有铅块那么重,眼皮越来越沉。他太累了。Barry几乎不能听见Caitlin在通讯器里大叫着他的生命体征,或是看见Joe趁Abigail分心时把她扑倒在地。魔杖跌落到Joe的大腿上时Barry已经昏昏欲睡,而那位待运送的超能者被拷起来了。




他朦胧的大脑试图理清现在的局势。超能者。童话故事。困意。睡美人。诅咒。爱情。真爱。吻。他挣扎着不去闭上眼睛。




一辆熟悉的火车来巡查,停在了不远处。Joe在大声叫喊,而Cisco正在做着极度Cisco的事。当他被抬上车,Barry觉得自己几乎是流动的。一会儿一个鞋盒被放在他旁边。他笑了,Eddie现在变成了青蛙。




“怎么样?那根魔杖已经折断了啊!为什么他们还是原样?”




Joe一直是如此大声的吗?Barry想要昏睡过去,但他不能。他需要告诉他们一些很重要的事情。一些关于接吻的。他喜欢接吻。尤其是和他男朋友。他可是一个接吻高手。最棒的!嗯。Barry想要些吻。不,等等。他需要亲吻。因为他被诅咒了。真爱之吻。但没有人知道他的真爱,因为这是一个秘密。Barry需要在来不及前告诉他们。他太累了。太困了。Barry困极了。




他随意抓住了谁的手腕,是谁的并不重要。他晕眩的很快。




“打—打给——他。打给L——”




(“C-call. C-all h-him. Call L‒”)




眼前顿时一黑。




-----------------------




“我可以再次放Lday GaGa?”Cisco在Caitlin把Barry放到病床上时提议道。与新超能力者大战后(新名字依旧未定下来),极速者睡着了,并在回S.T.A.R. Labs的路上陷入了昏迷。Joe正忙着注册Abigail的身份,把她关进铁山监狱,而Eddie则在他的小盒子里试图弄出一阵暴风。Iris随时都有可能过来,但是Cisco不知道他们会告诉她什么。往好方面看,闪电小队原本希望咒语会在魔杖断掉时解除,但显然他们错了。




“我不认为Barry会为此而感谢你。自从他上次醒来后,他花了几周消去Poker Face的洗脑。”Caitlin嘴上微笑着,但眼神却没有笑意。他们都很担心他们的朋友。Cisco想要鼓励她,这时一阵回荡在走廊里的高跟鞋声逼近,Iris慌乱的出现在门口。




“爸爸打过电话了。他说——”她的眼睛停留在Barry静止的躯体上,与他一年前的状态相同。“哦不,Barry。”她立刻走到他身旁,握住他的手。




“他又陷入昏迷了。”Caitlin告诉她,安慰的抚上她的背。“我们希望随着时间流逝,他和Eddie——”




“Eddie?! ”Iris尖叫了一声,寻找着周围任何是她未婚夫的迹象。“他也是这个样子吗?在哪里?”Cisco清了清喉咙,吸引住她的目光。她沿着他的视线转向他手中的鞋盒。Caitlin领着她坐在椅子上,她的双腿颤抖着,泪水从眼中喷涌而出。她伸手捂嘴巴抑住呜咽。“这,这是他留下的所有吗?”她的声音因为企图冷静下来而嘶哑着。




“什—?哦!不!不是。他还活着。Eddie只是……呃—”




她该如何委婉地告诉一个人她不久就要成婚的丈夫亲身发现变绿是件多不容易的事?




”Iris,“Caitlin抓住她的手。”今天的超能者——“她看向Cisco。




“我还在研究中。”他耸了耸肩。




“今天的超能者有能实现童话故事的力量。”




“所以……他现在是拇指姑娘?”她询问道,显然在思考什么样的童话角色能装在一个鞋盒里。




“不,他是——”




“呱——”他们都盯着那个盒子,Eddie在里面跳来跳去,这让Cisco不仅手抖了一下。




“噢。”




“青蛙王子。”Caitlin帮她说完了




Iris沉默了几秒,思考着什么。她逐渐从椅子起身,并穿到Cisco这边,把盒子从他手里拿走,并小心地放到桌子上。Iris移开盖子,轻轻的将Eddie捧在手心。她试着不要因为手中冰凉的触觉,黏糊糊的皮肤而露出扭曲的表情。




“那我只需要吻他就可以了对吧?”




“什么?”




“如果超能者是用童话里的诅咒,那童话也能治好他们。”她微笑着看向他的两栖未婚夫。“真爱之吻。”




Cisico非常肯定Iris闭上眼睛撅起嘴巴时,Eddie正在做些蛙式傻笑。嘴唇贴上去时,一束晕眩夺目的光芒照耀了整个房间并逐渐消失。当他们又能看见时,Eddie正紧靠Iris的双臂,重新变回了那个漂亮男孩。




他们看向对方时浓浓的爱意足够让Cisico蛀牙了……好吧,更多的蛀牙。他喜欢甜食,有本事告他啊。Caitlin看上去像是在喜悦与让Iris检测沙门菌中做强烈的斗争。




“看!真爱之吻!这并不难,睡美人也一定能用同样的方法治好。我们只需要找到Barry的真爱。”




 




然————后这就很尴尬了。所有人都不去看Iris。




“等等,什么?”她看着他们但没有人迎上她的视线。“你们认为我是—?Barry已经不爱我了。我们谈过这件事了。而且,我显然是Eddie的。”




“你应该试试。”




三个脑袋转向Eddie有些意外的盯着他。




“Eddie—"




“Barry是个好人。他不应该又像这样昏迷下去。”




虽然他对于之前那个可能的未来隐隐不安,Barry仍然是他的朋友。“只要答应我即使他醒来,什么也不会变。”他握住Iris的手并吻了回去。“因为你也是我的真爱。”




Iris微笑着,擦干眼泪。她抚摸Eddie的脸颊,吻上对方的唇。“我保证。”




Cisco,Caitlin和Eddie屏息以待,看着Iris走到床边。她把头发捋到耳后,慢慢下倾,小心翼翼的贴住Barry的双唇。然而什么都没有发生,她只好站起来后退一步。当他们朋友的状态依旧那样,没有人去注意集体都松了一口气。




-----------------------




一周半过去了,Barry仍在昏迷中。闪电小队掩盖了所有与超级英雄有关的事情后,找来了一些人试着解除Barry所中的咒语。他们自然而然的先找了Barry的前女友们Patty与Linda。但都没有用。接下来他们找来了Felicity,虽然Oliver百般不爽。看到Barry没有任何起色,以防万一,古灵精怪的金发女郎让Oliver也试了一下(她顺手还拍了张照纪念这个场景)。随后是Caitlin,以及强烈抗议的Cisco, 最后是Jitters里一位Barry相当友好的咖啡服务员。然而并没有任何效果。




Cisco和Caitlin坐在Star Labs里,看着他们朋友在沉睡中的生命体征,思考他们到底遗漏了哪个人。Barry自变成闪电侠以来没有与太多人接触,但他们知道这件事发生之前Barry一直在见某个人。十分不幸的,他把这个人的身份掩藏的比自己还要好。他一直答应在他俩都准备好时会介绍给他们,没有留下更多的信息。Felicity已经黑过Barry的手机,没有找到什么有用的。




他们需要Barry回来,这座城市需要闪电侠。幸好最近没什么新的超能者,但无赖帮肯定是注意到闪电侠近日的缺席。几个小时前,一组成员完成了这周来第三次成功盗窃。没有了闪电侠的帮助,CCPD无法在短时间内抓住寒冷队长与他的无赖帮。




注意到天色已晚,科学家们准备收工回家,就在这时大厅里传来一阵沉重的靴子声。他们忧虑的互相望了一眼。无论是谁,他都没有触发警报,没有给他们足够的时间来准备。如果是个超能者追踪闪电侠到 S.T.A.R. Labs 并决定现在发动攻击,他们会有极大的麻烦。冷冻队长一人冲进来时,Caitlin正拿出他的手机准备打给Joe。




”他他妈在哪里?”Snart咆哮着说。“一开始他不接那该死的电话一个多星期,现在他是准备无视我的偷窃吗?我到底要做什么才能吸引他的注意力,冻死什么人吗?!听着,如果那小子想结束,他可以停止玩游戏,并当着我的面说!”




Cisco不是很骄傲的承认这一点,但他面对眼前罪犯滔天的愤怒时确实退缩了。他从未见过这么愤怒的寒冷队长。这个男人几乎不外露情绪,但刚才他显然是被惹怒了。不仅生气也许还有些…受伤?什么?




“Ranmon,Snow,”他厉声说。“Barry人呢?”




他们不能告诉他。Barry现在毫无防备之力。然而,肢体语言把他们的出卖给了Snart,导致对方那对冷若冰霜的眼睛扫过藏匿极速者身体的秘密区域。Cisco跳出来阻挠对方,但被对方轻松推开。




“快出来见我,红—”冷冻队长绕过隔板,当场愣住了,枪立刻从指间滑落。“红闪?”他吸了一口气,不确定与害怕?交织在话语中。




“Snart—”




“他发生了什么?”那个小偷声音微不可闻,之前生气的迹象瞬间消失。




Caitlin确定他们此刻不在危机中时,向前走了一步。“他陷入了昏迷。一个新的超能者有童话般的力量。Barry被下了睡美人的咒语。”Snart坐在床边,将Barry的手握在他的一只手里,另一只手则轻柔的抚过对方的脸颊。闪电小队被寒冷队长的反常举动吓到了。自从被这个男人绑架过后,没有一个人认为Leonard Snart会如此温柔的对待除她妹妹之外的人,




“你,Snowy医生。”




这是他们所熟悉的严酷的语气。




“你为什么还没有治好他?”




“我…我们试过了!”她一般瞪着一边往后缩了缩,“警探Eddie Thawne’的诅咒被他的未婚妻治好了,但我们不知道Barry爱……”




“哦该死的!”Cisco喊道,他的大脑迅速联想之前的各种事情。“你就是他的秘密男友!”他猛地向寒冷队长伸出手指,而那立刻被拍打下来。“你就是那个他一直担心我们见面的人。当他出现在你偷东西时你们之间老是有一种古怪的氛围,。这也就是为什么你会冲进来因为Barry,你的男朋友,很久没有回复过你的电话,也没有前往你们那奇怪的英雄抓罪犯的约会中?!”他知道自己在尖叫,但他停不下来。Barry的秘密情人居然是寒冷队长?!




“耶稣啊,Ramon。这就是为什么我们还不想告诉你们中任何一人的原因。”




Caitlin决定过会儿她消化这些新信息前,必须喝一杯酒。




“Snart,你必须吻Barry。”




“Excuse me?”




“Caitlin!”




“如果你是Barry的真爱……”




“不!!!!!”




“安静点,Cisco!你想让Barry永远在昏迷中吗?不想?那让我说完!”她深呼吸了一下,“Snart,如果你是Barry的真爱,那你吻过他后诅咒会解除。Eddie和Iris成功过,但和Barry没有人成功过。你可能是我们最后唤醒他的希望了。”




寒冷队长,在Caitlin解释时一动不动。可能只是他们的幻觉,寒冷队长开口讲话时,屋子里的温度都降低了。“‘和Barry没有人成功过’是什么意思?告诉我有多少人吻过他?”




Caitlin尖锐的说道:“我们——他们只是想帮忙而已。”




Snart咕哝着。“我要那些名字,但首先…”Leonard俯视着他沉沉睡去的极速者。一想到其他人尝过他撅起的嘴唇就让他生气,但他待会儿会解决这件事。他附身,只剩下几英寸。如果这不起作用呢?真爱之吻。他们说这会解开诅咒。他知道自己对这孩子有强烈的感觉,但Barry呢?如果他也是呢?如果Len吻了他并把他唤醒。他准备好向Barry坦白了吗?无论怎样,他都不能让他这样昏睡下去。Barry如此的安静太不自然了。他需要他回来。




他消除了残存的距离,用自己的嘴唇吻住了Barry柔软的唇瓣。有足足一分钟他认为什么事都没有发生,并且准备仓促的后退。然而,当他起身,那双漂亮的淡绿色眼睛正在向他眨动,他发现红闪被拥在自己的双臂中。




“我就知道你会拯救我的,Len。”Barry咕哝道,并把脸埋在Leonard的胸前。“我的白马骑士。”他轻声笑了起来,而Len在听到名称后也笑了,鉴于这种情形他还真的不能否定他。督见Snow医生抓着Cisco离开房间,他知道自己可以放心的享受这一刻而不用担心会毁坏他的声誉。毕竟,不是每一天你都能发现你已经找到了真爱。




“任你差遣,我的睡美人。”




-----------------------




彩蛋:




在童话故事大惨败之后,Barry做了一切去阻止Len索要那一串亲过Barry人的名单。他们只是想要帮忙而已,不应该承受某个小偷嫉妒心的复仇。即使Barry拒绝了解,但他还是大概的能猜到,而这本来就很尴尬了。如今,从昏迷中醒来一周后,所有人都已经知道他秘密男友的身份,Barry十分享受在Leonard沙发上的安静时刻,看看电视,和Felicity聊聊天。




来自Felicity:我很高兴你再次醒来了Barry。很抱歉Ollie和我不能长时间久留:(((




发向Felicity:再次感谢你的尝试。Ollie看见肯定很奇怪…他没有生气吧?




来自Felicity:没有我生气;D!




发向Felicity:?????




来自Felicity:[图像:箭闪留念]




Barry盯着Felicity发送给他的图像,看着他看到的东西大脑当机。为什么Oliver的脸离他那么近?那是舌头吗?操——




“OLLIE亲了我?!”




厨房里Len正在烹饪的平底锅传来猛烈的撞击声。




“谁他妈是OLLIE?!”




-------------------Fin----------------




 


评论

热度(210)